<code id="3xq2c"><small id="3xq2c"></small></code>

    1. <code id="3xq2c"></code>
      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一剑倾国 > 13、再见亦如初

      13、再见亦如初

      小说:一剑倾国作者:一介白衣字数:3550更新时间 : 2019-02-21 18:29:06
          PS:?#34892;?#40857;首白小梵、touko月票,?#34892;?#20070;友57103581的打赏。

          “哪里,我这些个师弟的脾性秉性我是知道的,一个个以为自己是道庭出身,就很不把人放在眼里。”雪天崖说着冷下脸来,对身后几个道庭弟子道,“还不快给燕兄赔礼道歉?”

          道庭几个弟子不情不愿地说了声,“对不住了。”

          ?#25226;?#20804;见谅,臭脾气都是给惯的。”雪天崖笑道。

          “无妨的,不打不相识嘛。”燕离心情甚好,不愿计较,何况人家堂堂道庭弟子,主动道歉也确实是很折了身份的。

          “来来来,都是贵客,快里面请。”雪天崖忽然发现人群中两个人,眼睛一亮,“苏兄,文兄,你两个来了也不吭声,存心是要看我笑话呢!”

          被称为苏兄的便是那苏星宇,被称为文兄的名叫文子卿,是龙象山的首席弟子,二人相视一笑,各自拱手道:“看你将此事有理有据,进退有度地处理妥当,足可当得北斗第二宫首席的身份,怎能称之为笑话。”

          “什么都别说了,都到我天涯楼吃酒去!”雪天崖大手一挥,众人便跟着登阶上去。

          拾级而上,?#21738;靠赏?#35265;栉比鳞次、高?#25512;?#20239;的仙?#21073;?#25513;映在朦朦细雾里的,是一座座若有似无的精雕细琢的琼楼玉宇,仙鹤灵禽姿态各异,在云空翱翔,在飞檐憩息,在牌楼上净羽。牌楼是一座接着一座,左右又各自通出两条路来,去往更深的云乡,梦幻般的仙域风光尽收眼?#20303;?br/>
          燕离同沈流云落在最后说话。

          “你原来说要来,后来又不来,拿你姑姑我?#32753;哪?#26159;吧?”沈流云说着?#37027;?#22312;燕离腰间拧了一下。

          燕离吃痛,又不敢叫出声来,只得强忍着,?#32753;?#21683;,我怎么会拿你?#32753;哪兀?#32477;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那二哥哥被抓去了,我也是后来才得知消息,只能先赶回去救人。”

          “那你在信中为何不提?”沈流云道。

          “我是怕你担心。”燕离笑道,“再说了,你不是最讨厌燕山盗的吗,若你知道我那二哥哥被女魔头抓去,定然是要拍手称快的,可又因为我的缘故,还非得下界去救人,定然会极难受的。”

          沈流云不禁一笑,但很快又板起脸来,“说的什么话,你怎么笃定?#19968;?#19979;界!”

          燕离轻声道:“我的事情,姑姑是从来放在心上的,若是知道我身陷险境,定然会?#27492;?#26469;救。”

          沈流云白了他一眼,道:“还拍手称快呢,哪?#24515;?#35828;的这样夸?#25319;?#29141;朝阳此人还是不会怎么样凶恶,且极是护着你,我若知道他受难,自会去救,倒也不全是为你。”

          燕离道:“结果倒还算是圆满的。不过,朝阳他那‘神魔变’的后遗症到如今还没好,我答应过不让二嫂嫂看见他那样子,现在是每隔三日就有一封信?#21019;?#38382;,真担心她哪天就跑仙界来寻我要人了。”

          “这个燕朝阳倒是好福气。”沈流云道。

          “如今燕山盗

          解散,改成了燕子坞,想必姑姑是听过的。”燕离道。

          沈流云似笑非笑道:“我正好奇呢,你从小就把当强盗挂在嘴巴,怎么舍得这个招牌呢?”

          “?#38382;?#25152;迫,我如今是剑庭的弟子,”燕离叹了口气道,“不能那么样随心所欲,燕山盗要自保,也不能固步自封,正巧得了江北两路,便索性下了决心。”

          “那芙儿呢?”沈流云忽然蹙眉道,“你去人界便去了,怎么还带走她?如今又不带来,我想见她一面都难。”

          “回人界是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大?#21073;?#29141;离道,“不带她来,是在荡魔战场上,我没有余力照顾她。”

          沈流云一想也是,道:“只能荡魔大会之后,再带她到龙象?#21073;?#35831;我师门长辈给瞧瞧了。”

          “是。”燕离道。他忽然想到临走前芙儿的异状,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提,转而道,“姑姑,不落城的大长老,说的什么七星,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沈流云莞尔道:“起初我是很着紧的,后来想?#21073;?#20182;就是个老不正经,说不定就诓我们一下,还是别当真了。芙儿的病,我自会上心,只是还没翻到旧的病例,也就没有对症之法,你也别太担心,这世上治不好的病,还是不多的。”

          “聊什么这么开心。”这时候,文子卿跟苏星宇停了下来,?#20154;?#20108;人跟上,笑着对沈流云道,“流云师妹,我知你跟燕兄弟久别重逢,?#34892;?#22810;话要说,不过,为兄早听过燕十方的大名,你难道不为我引见一下么。”

          苏星宇道:“还是我来吧。燕离,这个人姓文,叫文子卿,是我大师兄,除了啰嗦了一点,其他什么都好。我竟不知道你跟流云师妹有这等样的关?#25285;?#36825;样论起来,你岂非还得称我们一声师叔?”

          “哎,各论各的,怎么能?#24615;?#20204;师叔呢!”文子卿连忙笑道,?#25226;?#20804;弟,你快别听他的,各论各的就挺好,否则流云师妹怪罪起来,可是担当不起呢。”

          “别捧他,想叫什么就叫什么。”沈流云没好气道,“你们越捧他,越让他不知天高地厚,依我?#26149;?#20320;们一声师叔也未尝不可。”

          文子卿笑道:“这正可听得出师妹的一片拳拳爱护之心啊,燕兄弟真是好福气。”

          “或许吧。”燕离淡淡地回了一句。他不很?#19981;?#25991;子卿在说话的时候,总是盯着沈流云看。

          文子卿笑容一顿,但很快又恢复,道:“听说燕兄弟有个侍女,得了种怪病,在下或许有办法医治,不如找个时间把她带到龙象山来。”

          “有劳了。”燕离道。

          苏星宇道:?#25226;?#31163;,你可别小看我大师兄,连道庭的太虚上人都对他的医术赞誉有加。”

          “行了,净给我吹嘘,太虚上人那不过就是客套话,你还给当真了。”文子卿拍了拍苏星宇,?#30333;?#21543;,别打扰人家叙旧。”

          燕离看着二?#35828;?#32972;影皱眉道:“姑姑,这个文子卿是不是?#20185;?#25200;你啊?”

          “说什

          么呢,”沈流云道,“大师兄在门中是出了名的宽厚体贴,我在城中坐堂时,多亏了他时时送来医典供我查阅,虽?#24187;?#26377;找到芙儿的病症,但也是要承情的。他私底下,也做了不少功课,便是想要帮你,你方才的态度太差了,下回可不许这样。”

          “这是无事献殷勤,定然不安好心!”燕离不舒服地道。

          “胡说,”沈流云翻了个白眼道,“你姑?#26790;一?#26159;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么,门中上下哪个弟子没受过他的照顾,就说那个苏星宇,脾气傲得很,还不是对他言听计从。总之,他即便治不了芙儿,也能帮忙引荐更厉害的长辈,就算是为芙儿着想,你也要对他?#25512;?#19968;些。”

          “知道了。”燕离无奈。

          在天涯楼吃过了酒,燕离就?#35805;?#25490;去了招待剑庭的院子,见到了夜青岚,夜青岚将人都召集了起来,叮嘱明日入广微林的注意事项。

          “九大人手业已到齐,道庭方面,已定下来明日便打开广微林,你等进去之后,能求得机缘便是好的,求不得也不要放在心上。”

          夜青岚才开始说,副领?#26377;?#40857;华忽然道:“夜首座,弟子窃以为,?#24515;?#19981;尊他?#35828;劳常?#22312;别人家门口大打出手的,实在很不该让他进到广微林,去?#26633;?#20808;贤的。”

          “?#21486;俊?#22812;青岚淡淡道,“还有这种人吗?”

          徐龙华道:?#25226;?#24072;弟,你还不快将白日发生的事,一一跟夜首座说了,免得还落一个欺瞒之罪。”

          燕离一听他说话,就有所预料,果然又是针对他而来的。他想了想,道:“白日被北斗第二宫首席请去了吃酒,我实在不知师兄此话到?#36164;?#20309;用意。”

          徐龙华冷冷道:“你白日里借切磋名义,竟向李师弟动手,险些将他杀害,难道你想随随便便蒙混过关不成?李师弟是宽宏大量,不跟你计较,咱们剑庭却不得不严肃对待,否则长此以往,岂不养?#23665;?#30684;跋扈的性子?”

          “徐师兄一口一个李师弟,”夜小浪笑嘻嘻道,“真不知道谁到底才是同门呢。诸位可曾听过什么李师弟么?”

          “你说什么?”徐龙华猛地瞪过去。

          “没什么?#21073;?#22812;小浪耸?#22987;紓?#23601;是看不惯某些人老耍官腔,明明如今就是个普通弟子。”

          徐龙华眼神变得极为可怕,“夜师弟,你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够了!”夜青岚冷叱一声,一拍桌?#31119;?#21557;什么吵,是不将本座放在眼里了?”

          沈万舟在一旁忽然拔剑。

          众弟子只觉可?#36335;?#33426;掠过自己,浑身一颤,整个屋子登时鸦雀无声。

          “你把剑收起来,”夜青岚更加不悦,对沈万舟斥责道,“对同门拔剑,可?#25381;星?#36880;那么便?#35828;某头#?#32473;本座好好记住了!难道几个兔崽子,本座还制不住,要你来帮手?”

          “是。”沈万舟乖乖收剑,一声不敢吭了。

          ?#25226;?#31163;,到?#33258;?#20040;回事?”夜青岚蹙眉道。

          .com。妙书屋.com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kmyp.tw。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32602;簃.114txt.com
      11选5开奖号码